昔日“公益反赌第一人”今日教人“出老千”获刑

昔日“公益反赌第一人”今日教人“出老千”获刑

本报讯(记者 郭剑烽)他,曾被地下赌场人称为“千手指”,走遍苏浙沪无敌手。在而立之年经历人生重大转折后,这个昔日“赌王”幡然醒悟,金盆洗手,并投身反赌公益。但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12月9日,就是这个谢某,站在了本市静安区法院的法庭被告席上,并因教授他人“千术”诈赌方法获利1.8万元而被控传授犯罪方法罪,当庭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

“我认识牌,可以做到想发什么牌就发什么牌,想变牌就能变牌。”法庭上,已年近半百的谢某这样陈述自己的“千术”。“我由于经济窘迫,法治意识淡薄,最终犯下错误。我认罪认罚。”法庭上,谢某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

然而,今年9月11日,谢某在其位于武宁路的茶坊内被警方抓获归案。

在31岁时因一场赌博差点送命,父亲也因赌博离开人世后,这个昔日“赌王”幡然醒悟,金盆洗手,投身公益,现身说法演示“千术”内幕。2005年年初,“金盆洗手”的谢某以公益反赌为名,还在上海普陀区武宁路以自己“谢千秋”的小名开了家“千秋反赌茶坊”,并招募反赌志愿者,谢某也因此一度被称为“公益反赌第一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的藏语文艺片《撞死了一只羊》上映时正值好莱坞大片《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公映第3天,在其“倾轧”之下,这部充满实验性的小成本影片仍获得了较高满意度得分。

今年7月的一天,戴某与朋友一同来到茶坊,观看谢某揭秘赌博“出千”内幕。“当时他表演了换麻将牌,将手里的7条变成了7万,一副牌就胡了。”戴某的证词显示,他当即就被吸引,于是私下提出向谢某学习“出千”技巧。据戴某回忆,谢某表示只要肯交学费就可以,于是他当场就借了朋友1.5万元交给了谢某。第二天,又通过微信转账3000元用于购买隐形眼镜、扑克牌、麻将牌等赌博工具,“他还跟我说,只要你交了学费学了千术,保证我会赢。”

调查显示,《反贪风暴4》和《老师·好》为档期满意度冠亚军,在优质口碑加持下,票房在与同期上映的进口片正面交锋中表现良好,并呈现出明显的长尾效应。

谢某,1969年出生;1988年,他因逃学,用“记号牌”骗同学赌饭票被校方劝退。退学后三年到处流浪街头,走遍大江南北,拜师学艺;1995年,曾被地下赌场人称为“千手指”,走遍苏浙沪。

检察机关认为,诈赌“出千”属于诈骗,是一种刑事犯罪行为,应当以传授犯罪方法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鉴于谢某能如实供述,构成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静安区法院最终当庭以传授犯罪方法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个月;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作案工具予以没收。

中国电影资料馆相关责任人介绍,作为“反贪”系列的第四部影片,《反贪风暴4》票房力压好莱坞超级英雄片《雷霆沙赞!》,夺得了清明节档期的票房冠军,并在上映后连续19天占据单日票房冠军位置;于谦主演的《老师·好》映前热度平平,但凭借精细的制作以及与主演的喜剧形象存在反差的温馨故事情节,收获了较高评价,票房从上映第6天开始,夺得了共7天的单日票房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