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潮中谋出路映客YY各走一边

如果给你五分钟的闲暇时间,你更愿意去看一位主播的直播还是看几个有趣的短视频?

相信,更多的人会选择后者。

映客不是没有辉煌过。成立于2015年3月的映客,一度凭借一句“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的口号强势入驻万千用户的手机。2018年4月27日发布的《2018Q1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中,映客以1831万的用户规模成为娱乐直播市场第二大巨头。

“我们想找人买茶,都找不到人。村民说‘随便摘!随便摘’,根本不把古茶树当回事。即便有村民在赶集时拉点茶叶去卖,价格也相当便宜,只能换点柴米油盐。”于翔说,“当时,一斤冰岛毛茶的价格才几毛钱,最多一块多人民币。村民们宁愿外出打工,或者种庄稼,也不做茶。有的人家甚至为了种庄稼把古茶树砍了。”

此外,多家直播平台暂停了直播服务:2018年10月,全民直播显示“系统升级维护”,至今无法打开;12月3日,网易薄荷直播官宣将在12月全面关停;进入2019年后,曾经星光熠熠的熊猫直播也宣布关闭服务器。

相比之下,YY则是一个更加注重内容的平台。除了在海外发展直播业务外,也在积极地拓展短视频、视频通讯等业务,据Sensor Tower发布的《1月中国视频/直播类应用在海外收入排名TOP20》的榜单中,YY系占据了其中的6个名额,成绩显著。

“冰岛茶原本是因为品质好被人追捧。同样,一旦品质不好,也会被市场抛弃。”在于翔看来,企业、品牌的发展,从来没有永恒不变的道理,冰岛茶也一样,未必是永远的“普洱茶皇后”。

从海外布局来看,YY未来海外市场的变现空间很大,但是YY将大部分的业务都压在直播板块,就面临着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想要在海外做好直播业务,对手不仅有国内的出海企业,还有海外本土的直播巨头,如果YY不能将旗下社交、短视频、直播很好的联动起来,形成社交沉淀,那么用户留存就会是一个大问题。”相关业内人士表示。

“我们当初收茶,是为了帮助当地极其贫困的茶农,将采下来的茶自用、收藏,完全没想过盈利。”于翔坦言,哪怕茶价最好的时期,她都没有跟风抛售。后来冰岛茶价格暴涨,她不仅没有抛售,还拿出以前的茶售卖,拦腰斩断出手破局,以抵制市场过热。

今年3月初,YY完成对海外直播BIGO的全资收购,BIGO旗下拥有海外直播平台BIGO LIVE、短视频制作分享平台likee、即时通讯应用imo。这代表着YY从直播平台成长为全球多元化的视频平台,并初步完成了全球化布局。

不过,映客在布局社交后如何留住这些用户,并沉淀用户关系,最终实现平台转型,找到新的增长点,才是关键。

映客入局社交市场并不是偶然。早在2018年的财报中,映客就提及到2019年将推行“直播+”和“互动娱乐及社交”策略,进一步拓展业务及供应多元产品,同时寻求策略投资与收购机会。

从去年以来的表现看,映客不止策划活动,带动直播间气氛,还开始布局业务多元化,探索新的营收业务。今年7月15日,映客正式收购了社交APP积目,除了收购积目外,映客还推出了语音交友平台不就,中老年社交产品老柚及其他音视频互动娱乐产品。

从财报来看,对海外市场的重视,让YY用户数据持续增长,YY全球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4.7亿,其中约77.9%的用户来自中国以外的市场。

YY净利润连续同比下滑

可以说,YY近两个季度的财报,在走势上,都处在投入刺激营收增长,同时拖累净利润的循环中。

从2019年映客公布的上半年财报来看,情况似乎更加糟糕,营收及毛利分别为14.86亿元及4.3亿元,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34.9%及44.8%。最令市场惊讶的是映客净利首次出现亏损,净亏损为2754.7万元。

于翔表示,现在,天价普洱茶炒作、过度采摘等现象仍在愈演愈烈。希望大家能携起手来,保护古茶树。不要等到无可挽回时才痛定思痛。(完)

于翔回忆称,那会,去冰岛村路还很难走,都是土路,开到有些路面车子有半个轮子都悬空着;彼时,冰岛村还很安静,村民的生活也很贫困,住的是祖辈传下来的小趴屋,家里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一年也难得吃几回肉;尽管不少村民房前屋后都是古茶树,但却鲜有人收茶做茶。

“茶价过热就会导致古树茶被过度采摘、陷入病态。”于翔称,在冰岛,被发烧友描述成“冰岛美男子”的那棵古茶树,已经岌岌可危。死掉的古茶树,也许只是一个开端。古树茶越贵越采,越采越少,陷入恶性循环,导致产量减少、品质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

映客曾是秀场直播里的幸运儿,它在直播行业的寒冬完全到来之前抢先登录港交所。

“我就担心冰岛这么好的古茶树品牌因为贪婪而毁了。”于翔说,2012年,冰岛茶越来越火,过度采摘、炒作等乱象也随之而来。她在培训茶农时反复强调,“别看今年春茶还有人要,明年春茶或许就因为被过度炒作,名声烂了没人要了。”

此外,根据接近映客的消息人士透露,映客还曾试图在APP内孵化一个社区资讯板块,但进展不太顺利。这也表明,映客试图加强社交这一属性,打造一个更强的“直播+社交”平台,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让它实现了削弱直播属性的目的。

如果说游戏直播还可以凭借游戏粉丝和各种赛事带来的流量吸引用户留存,那么短视频的横空出世无疑给秀场直播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不仅大量注意力被“拉走”,也分流了大量的用户。

看到冰岛村的古茶树疏于管理甚至被砍,茶农辛苦一年也挣不到什么钱,于翔感到无比心痛,于是开始投资承包当地古树茶。从2011年开始,她与云南农大等专业机构合作,对冰岛老寨古茶树群落进行资源普查,建立古茶树资源档案,制定古茶树群落的保护和开发措施,并倾全力长期承租了冰岛老寨三分之二以上的百年古茶园。

其次是映客的内容缺乏新意。这几年直播的内容几乎一成不变,全靠头部主播施展魅力留住用户,且与其他直播平台大同小异,同质化严重,优势不明显。直播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但映客却缺乏差异化的特征,导致市场占有率始终低迷。

从2018年开始,YY的营业费用同比增幅开始上涨,尤其在2019年一季度、二季度,增幅高达200%、168%。与上季度相比,YY营业费用的增幅开始回落,但是同比去年同期54%的增幅,还是高出6个百分点。

首先是商业模式过于单一。根据映客公布的2018年年报,通过直播打赏赚取的收益达37.29亿,占总营收的96.59%。2015-2017年,映客直播打赏赚取的收入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94.6%、99.8%、99.4%,可以说映客的收入几乎来都源于用户的打赏抽成。盈利模式受到限制,就很难为映客的市值增长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被市场追捧的狭义上的“冰岛茶”,产自云南省双江县勐库镇冰岛村老寨。该村寨自明代就从易武引种普洱茶,是大叶种茶的重要基因库。冰岛茶以回甘效果持久、甜味浓厚细腻受到消费者追捧,有着“普洱茶皇后”的美誉。不过,冰岛茶最吸引大众眼球的是屡屡拍出的“天价”。2014年举行的一场春茶拍卖会上,一款名为“2014年冰岛春茶(问鼎冰岛)”、重500克的古树茶拍出6万元天价。而2019年2月,冰岛老寨一棵古茶树加工成干茶后约4公斤的“采摘权”更是被人以88万元拍下。

我们姑且不去评价映客和YY二者发展方向的优劣对错,仅从目前来看,二者都在选择围绕自己最强的基因属性来开展业务,映客社交,YY视频。至于哪一条道路能走的更长远,哪一种方式是秀场直播突围的最优解,还是要交给时间去判定。

与之相伴还有营销成本的拉高。根据财报显示,2019年三季度YY营业费用21.6亿元,同比增长60%。其中销售与营销费用10.8亿元,占比一半,这部分费用增加主要是因为YY持续对海外市场的销售和营销活动投资,研发费用增加至6.7亿元,主要是由于研发人员相关的费用支出增加。

作为国内直播上市公司的“领头羊”,YY(欢聚时代)日子也并不好过。

类似的问题曾经一度困扰着熊猫和全民,而这两个平台已在直播行业的竞争中被淘汰,处在困境中的映客应该感受到危机。

秀场直播流量遇颈,这是不争的事实。即便是去年刚上市的映客和稳居泛娱乐直播“老大”位置的YY,也无法避免。变,是必然的选择。

于翔与冰岛茶结缘时,冰岛茶的名声远没有今天这么大。“2006年,我和先生定居云南,住在昆明康乐茶城附近。有一次,在茶城闲逛时我看到一片差不多巴掌大的叶子,后来知道这是古树茶,很好奇就决定前往古茶山看看。”于翔称,随后,她受一位临沧茶商的邀请去到冰岛村所属的勐库,开启了和冰岛的茶缘。

11月13日,YY发布2019年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YY营收68.8亿元,同比增长67.8%,非美国通用准则下净利润5.7亿元,同比下滑27%,这已经是YY连续4个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

YY相关人士将利润下滑的原因对媒体的解释为海外业务BIGO整体还在亏损中。“BIGO LIVE在去年实现盈利,2018年营收近5亿美元,likee今年扩张的比较快,投入的比较多,imo的商业化刚刚起步阶段,所以导致整体的BIGO是亏损的。”

即便冰岛茶价如今依然坚挺,但于翔觉得她说的这些并非危言耸听。

但好运气不会一直维持下去,自2018年7月映客上市以来,股价惨遭腰斩。当时公司的发行价为3.85港元/股,截至11月29日收盘,映客股价已经下跌到1.140港元/股。

图为冰岛村枯死的古茶树(资料图)。于翔供图

除了短视频的冲击外,映客本身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问题。

然而,互联网行业的形势瞬息万变,自2018年以来,同样用于娱乐,打发无聊时间的短视频行业,以更丰富的内容和更灵活的时间处理形式,给直播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抖音的日活用户已经超过3.2亿;快手的日活用户也突破了2亿,并提出在2020年春节突破3亿的目标。

图为2011年冰岛村茶农房屋情况(资料图)。于翔供图

从2017年开始,直播行业就已经遭遇了增速放缓的问题。2017年,直播行业融资事件共25起,2018年,整个行业融资事件仅10起。

在短视频领域,YY全球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从2018年同期的1950万同比增至2019年三季度的1.5亿,包括来自Likee的1亿,以及来自imo嵌入式短视频服务的5020万。在直播领域,YY全球直播服务的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26.5%至1.6亿,其中中国用户1亿,海外5410万。

很明显,国内直播行业的红利期已过,所以,映客和YY也都在积极寻求直播以外的盈利模式。虽然映客和YY同以直播业务为主,但是映客的社交基因和YY的内容基因注定着二者将走向不同的道路。

2018年映客的总收入同比下降2.1%至人民币39亿元(约合5.754亿美元),而同期调整后的净利润同比下降24.7%至人民币5.963亿元。作为占公司收入96.6%的直播业务收入,也同比下降4.9%至人民币3730万元。

在国内直播行业市场竞争逐渐激烈的情况下,不少直播平台和YY一样,选择出海道路。但是对出海的这些直播平台来说,如何做好本土化,探寻出可循环的商业模式,在海外站稳脚跟,长久地留住用户,仍是这些出海后的挑战所在。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4.56亿人,增长率为14.6%,预计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01亿人,增长速度放缓。

事实上,于翔做这些事本是为了帮助村民,完全没料到后来冰岛茶会登上“普洱茶皇后”的宝座,创下各种拍卖天价。